草莓视频app成年版下载在线

~~~~~~~~深夜fd30分钟~~~~~

刚刚网上冲浪怼完人的谦谦君子方年同学笑着打招呼:“下午好,任总,我方年啊。”

“方总好。”任羽新笑着道,“难得方总主动给我打电话,有何吩咐?”

方年轻笑道:“不知任总最近有无时间来申城?”

“辛苦一年,咱把钱一分,好回家过年。”

任羽新笑眯眯地道:“这必须得有空,方总你定个时间,然后再通知我。”

“我得空手空腹过去,就等吃方总一顿大餐了!”

方年乐了:“好咧好咧。”

辉腾跟帕拉梅拉一前一后停在了偷闲茶餐厅门前。

从车上下来的关秋荷看向方年,笑道:“还挺巧。”

方年上下打量着关秋荷,脸上有了笑意:“关总今天穿着格外精致。”

“容光焕发的样子,完全想象不出你在公司会议上那雷霆雨露俱是天恩的样子。”

气质清新明丽长腿美女图片

闻言,关秋荷面露不满:“你这话很容易让人误会,搞得好像别的时候我不精致一样。”

“我的我的,毕竟关总。”方年连忙道。

说说笑笑间,两人上了偷闲茶餐厅二楼。

方年先说了句:“吃饭先。”

把关秋荷的好奇给堵了回去。

去年4月份开始创业的关总,耐心已经被打磨了出来,自是从容不迫。

方年点了几个厨师的拿手菜,跟关秋荷都慢条斯理的吃着。

也主动关心了一下‘孤寡老女人’关秋荷的春节生活。

毕竟昨天才是传统意义上春节假期的最后一天。

方年漫不经心的问:“过年回家了吗?”

“年前回去走了趟。”关秋荷也是一脸的无所谓。

“在申城一个人过春节感觉怎么样?”

“还行。”

“看来是真的老了,连这都没什么感觉了。”

“新年大吉,你这叫什么话,信不信我把饭碗扣你脸上。”

方年故意道:“关总,元宵节都过了。”

“行,你狠,你小女友走了跟我又没关系,凭啥就知道扎我!”关秋荷咬牙切齿道,“不吃了,有事说事,没事我走了,就当浪费这脚油。”

方年撇撇嘴:“瞧瞧,你现在这抗压能力不行啊。”

“扯淡,你就是坏,明明是在调侃我,还非得要我配合!”关秋荷没好气的道。

方年扒拉完碗里最后一口饭,一本正经道:“我这是在教你怎么辨别渣男。”

“毕竟你个老女人长这么大也没谈过恋爱。”

关秋荷被气乐了:“那我还得感谢你是吧?”

“倒是不必了,咱俩这关系,谈感谢伤感情。”方年吹拂着茶水,满不在乎的道。

“……”

服务员收拾了桌台,方年捻着茶杯,望向关秋荷:“我的前沿公司,想邀请你来兼个职,不知关总有没有兴趣。”

方年的话语刚落,关秋荷眼睛猛然瞪大:“?!”

“你不是在开玩笑吧?”

方年瞄了眼关秋荷,故意不满道:“我知道有些委屈关总,但你也不要这么激动吧。”

关秋荷挥着手解释道:“不不不,我的意思是,你居然会邀请我?”

“这又不给你股份,激动个什么劲。”方年无所谓的道。

关秋荷也不着急,道:“你先说说,你的布局似乎比较大。”

“我准备再成立一个新的子公司,叫前沿天使投资。”方年平静的道。

“想邀请你来兼职前沿公司的商务谈判代表,负责天使投。”

关秋荷略作沉吟:“那你方不方便先跟我介绍介绍前沿公司。”

方年拿过一张点餐纸,用铅笔写了起来。

虽然昨天晚上没能安静思考问题,但想法还是清晰的,写起来行云流水。

不多时,方年将点餐纸递给关秋荷。

“这是我的规划,打造内部闭环的前沿生态圈,之前没完善那环迅速攫取资金的方式。”

关秋荷看着纸上写着的东西。

简单来说就是前沿天使投资通过投资获利,资金流向前沿项目、前沿创新以及前沿创业。

分别支持前沿研究项目的投资和发展,与人才培养。

前期规划上,所有盈利来源都得通过前沿天使投资;

发展到一定阶段时,其它三个子公司的的产出会反哺资金用以支持更多的天使投资。

良久,关秋荷沉吟道:“我有几个问题。”

“你说。”方年做了个手势。

关秋荷整理语言,有条不紊的道:“第一点,为什么规划中完全不涉及员工与管理层。”

“第二点,如何确保天使投资的正确性,以及投入资本退出的即时性。”

方年看向关秋荷,解释道:“子公司员工从前沿社团中来,管理人员的事情就不必多说了吧?”

“如何确保投资正确性是我的天赋,剩下那部分当然是交给你的。”

关秋荷仔细想想,莫名觉得有道理,斟酌着说道。

“你对信息的分析能力和把控能力,确实可以算得上天赋,也确实很大程度上可以确保投资获利。”

方年就笑:“你再仔细想想,从你认识我开始,我在商业上做了些什么?”

“炒股,合伙创立‘贪好玩’……”说着,关秋荷脑子里总结出了个念头,猛然看向方年。

方年耸耸肩,随意的说道:“对,你想得没错,我一直在做正确的投资。”

“那为什么让我兼职。”关秋荷已经动心了。

相较于管理‘贪好玩’的力不从心,方年的邀请显然更让她心动。

因为回想2009年,关秋荷发现自己是从去了南韩以后,才没那么疲惫的。

方年曾说这是她的天赋,现在她姑且认同。

见状,方年笑眯眯的道:“因为啊,前沿公司没有全职员工,刘惜是兼职的,温叶是兼职的,所以我思来想去,决定还是不要破坏这种传统了。”

关秋荷双手一摊:“行吧。”

接着,方年认真说道:“其实我之前是开玩笑的,兼职是一回事,股份我会跟你们分享,也接受内部人员资金入股。”

“而且我跟你还有好几桩生意要谈。”

对这点关秋荷并不意外,因为她知道方年不是个吃独食的人。

别看前沿公司现在什么都停留在纸面上,但关秋荷知道,按照这种规划发展,未来必然无可限量。

方年接着说了下去:“我的想法比较自私,我希望剥离‘贪好玩’已有的投资业务,交由前沿天使投资接收。”

“这么说吧,‘贪好玩’目前来说还是我跟你的公司,所以这些事务还可以谈;

更直白一点,我不想投资部分的收益被其他人坐享其成。”

关秋荷目光微动,望向方年:“你是对南韩那家公司股份的看好,还是对其它股份如此看好。”

“mojang的未来还用我多说吗?”方年似笑非笑的道。

“南韩那点股份,不瞒你说,我打算接收过来后找合适的时间点出售给剩大,可能值个把亿人民币。”

顿了顿,方年补充道:“从‘贪好玩’接收过来的投资股份收益,依旧按照我们原有的股份比例分成。”

关秋荷咂咂嘴:“方总真是一点便宜都不占。”

方年撇撇嘴,都不惜的搭理关秋荷。

自顾自的说了下去:“第二桩生意,我打算全面发展‘贪好玩’,先安排前沿天使投资来领投‘贪好玩’,做pre-a,你考虑一下。”

至于为什么不是天使投,也不是a轮,而是pre-a,算是公私兼顾。

&nbspre-a是a轮之前的融资,因为目前‘贪好玩’新产品没上线,做a轮融资不合适,做天使投资就稍显过分了。

‘贪好玩’目前在很多人眼里都失去了价值,但方年跟关秋荷知情。

关秋荷看了眼方年,对方年不占便宜的做法一清二楚。

低垂眼帘沉吟半晌,然后才说:“你这是要跟资本达成和解了?”

她是知道方年很不待见资本的,现在自己又要成立天使投资公司,又要给‘贪好玩’引入资本,一副和解模样。

闻言,方年笑了起来:“我的小女友鼓励我,先成为资本,然后当资本的爸爸,我觉得有点道理。”

关秋荷:“……”

跟关秋荷毕竟是很长时间的合伙人关系,所以深入合作也很容易谈妥。

对方年的邀请,关秋荷表示欣然接受。

至于前沿公司股份的事情,关秋荷反而暂时没太多兴趣。

方年问起时,关秋荷笑着回答:“前沿公司草创,我现在要股份不太妥当,多了少了你都会难办。”

“我比较知足,跟着喝点汤汤水水就行。”

接着方年写了几个人名:“有空了解了解他们,我寻思这几个成过名的人,不像是能闲着浪费大好青春的角儿。”

“……”

关秋荷一一记下,然后问了个关键问题:“起始资本的问题怎么解决?”

方年叹了口气:“我也愁这个问题,但偏偏时间又不等人。”

“偶然刷了个论坛消息,雷冖可能真打算创业,在开曼群岛设立了个注册资本只有5万美元的公司。”

关秋荷眨了眨眼睛:“方总真厉害。”

“另外听说饭否老总也有最新创业计划。”方年又说,“好像说想学国外,做个国内的groupon。”

关秋荷竖起大拇指:“方总牛逼。”

接着说了句:“饭否没运气,明明它最先开始国内的微博,现在还处于关闭状态。”

“也不怪你这么着急,看这趋势这俩人确实不可能闲着。”

方年笑笑没多说。

方年可知道,雷冖不仅仅在开曼群岛设立了小米,国内的小米注册成立日期就在后天,3月3日。

原本方年对美团的记忆不深。

但从草案中看到了外卖速送,很快记起了这家大公司。

也想起来王兴推出美团的日子,不是4号就是5号,无非大后天还是大大后天的事情。

方年能不着急吗!

这可是最好的捡钱机会。

而且方年还认识关秋荷这么个天赋点非常优秀的合作伙伴。

…………

关秋荷离开后,方年走进了旁边的福庆大厦。

温叶跟刘惜已经等在了前沿公司办公室。

方年露了个笑脸,都没坐下,就直接说起了公务。

“温秘,记一下,尽快注册一家新的子公司,叫前沿天使投资。”

温叶连忙点头应下:“好的。”

然后方年看向刘惜:“刘惜,你做一份新的财务预算,尽可能的将公司资金分配给前沿天使投资。”

“另外尽可能去评估一下前沿公司是否有贷款资质。”

刘惜点点头,清弱的道:“好。”

“……”

安排完这两件事情后,方年抽出椅子坐下去,脑子里面开始思考自己的记忆中有没有可以利用的机会。

可以介入并尽快获利退出的。

这个时候连方年自己都还没仔细留意,他正在下意识培养出一套合格的合伙管理班子。

且是以言传身教的方式。

如果按照西方工商业届的舶来品讲,现在方年的潜意识中——

未来,温叶将是ceo,刘惜将是cfo,关秋荷将是o,额外的还有一个吴伏城,cio。

分别是执行、财务、商务谈判、企业战略资源整合。

是的,温叶是方年培养中的ceo苗子,这也是温叶一直心心念念的那个‘机会’。

关秋荷已经成功用事实证明,她的天赋点偏了一些些,是商务谈判的一把好手,但绝对绝对不是ceo的人选。

毕竟连‘贪好玩’都要招聘ceo了。

…………

虽然钱的事情没想明白,但不管怎样,2010年3月1日,对方年来说是发生了很多事情。

在这天,复旦大学开学;陆薇语去往长安,返校。

‘贪好玩’召开年后第一次扩大会议,以雷霆手段整顿财务,顺便整顿人事。

方年大幅度调整了前沿公司生态圈的规划,确定成立天使投资。

“我想你跟我一起思考问题。”

简单单的话语落进陆薇语耳里,让她下意识浑身一紧。

有仓皇、不安、惊慌等神色冒出。

迎着方年安静的目光,陆薇语深吸一口气,最终下定了决心:“好。”

方年揉了揉陆薇语的头发,面色冷静,语气温柔道:“小脑袋里想什么呢。”

“啊?”陆薇语一愣,小脸瞬间红了起来。

连耳朵根都通红一片。

方年捏了捏陆薇语的小脸蛋:“我先去放水。”

很快,主卧浴室里响起了流水的声音。

方年顺便打开了主卧的空调,现在室外气温虽高,但依旧较为寒冷。

趁方年不注意,陆薇语跐溜一下窜进了主卧的洗手间。

当方年走进洗手间时,无奈的道:“你这有点过分了,我只是想你在身边,我能躺在勉强算是温泉的水中,更安静的思考问题……”

因为,陆薇语是和衣躺在温水中的。

“我……”陆薇语本来安静些许的心跳猛烈起来,面露十二万分的不解,“怎么这么说?”

方年叹着气,一本正经的解释:“有些光景是在去见它的路上最令人向往,你不会不知道吧?”

陆薇语眨了下眼睛,明白了方年的意思:“我,我错了。”

“一错到底吧。”方年忽然嬉皮笑脸道。

陆薇语:“……”

接着也躺进了温水中。

水流声哗啦啦,方年的思绪逐渐清明,心跳平缓。

忽然。

有额外得水流声响起,紊乱,且不整齐。

一下打断了方年安静的思绪。

“我……我还是及时纠正错误吧。”见方年望过来,陆薇语咬着嘴唇解释道。

方年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声音逐渐加大,看着此刻光、景,直到自己的胸口开始起伏不定。

陆薇语低着头小声问道:“这样会否好点?”

“你为什么不一错到底呀。”方年低声喃喃。

话音刚落,陆薇语便感觉到了有温水弹到了脸上。

“呀~”

不等陆薇语反应,方年右手捏过温水。

越过山丘,才发现无人等候。

只好复又顺流而下。

小片刻之后,陆薇语咬咬牙。

不自量力地还手。

同样捏起温水,更是将自己脑袋枕在方年的肩上。

耳闻方年呼吸逐渐悠长缓缓,脸上有得逞的调皮。

坚定而有力的等待时间一秒秒过去。

感受着温水带来的清晰触感。

直至死方休。

越过山丘,虽然已、白了头。

Tagged with: